快递外卖配送员进退两难 “最后一公里”道阻且长_资讯中心_www.qg999.com_钱柜娱乐999官网_钱柜999官网|官方网站
首页 | www.qg999.com | 资讯 | 企业 | 信息化 | 学术 | 人才 | 供求 | 会员 | 微博
首页 >> 资讯中心 >> 快递 >> 内容

快递外卖配送员进退两难 “最后一公里”道阻且长
字号:T|T 2019年02月03日08:10     中国国际电子商务网
  • 年关将近,一则“春节期间快递停运”的传言让准备通过网络购置年货的人措手不及。

年关将近,一则“春节期间快递停运”的传言让准备通过网络购置年货的人措手不及。国家邮政局就此发布官方声明辟谣,并一度成为微博的热门搜索,邮政、顺丰、申通等主要寄递企业均表示不会停运。

当下,人们的生活所需越来越多地与在线平台连接起来,快递、外卖配送正是其物流链条中的“最后一公里”。然而,配送行业一味地追求“快”,由此衍生出一系列问题,比如容易出现交通违法行为。对于这个问题,行人满腹牢骚,配送员也是一肚子委屈:骑得慢了,一单白跑了甚至被罚款;而骑得太快,又会给交通带来隐患。

这“最后一公里”路上,配送员们有点进退两难。

1.逐渐走向规范,尚有改善空间

作为发展迅猛的新兴产业,快递外卖配送近年来正逐渐走向规范。

2018年3月,公安部交通管理局、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联合发起的《关于加强快递、即时配送行业道路交通安全的倡议书》中,倡议完善配送考核制度,科学发单派单,加强内部教育管理等。这几个方面近年来有了较大的进步。

就科学派单方面来说,虽然配送的货物量逐年增长,但分配方法也在逐渐升级。在一位业内人士看来,2017年开始,外卖配送由抢单变为派单,对于规范骑手的安全驾驶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进步。

“与快递物流相同,外卖平台联系着商家、客户与配送员三方,订单量、人力、位置等都是动态调整,对时间的要求异常严格。在一个特定区域内划定多少特定小区域、每个区域内建成多少专业配送站、外卖订单如何分配到每个骑手身上、怎样规划路线更合理,这些问题都需要平台以不断升级的算法对掌握的大数据进行计算。抢单容易导致配送员接单过多、压力过大进而违反交通规则,而合理的派单对于减少这些安全隐患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一位行业资深人士告诉记者。

目前,考核制度综合了多种因素,如遇到恶劣天气、用户联系不到、配送车出现故障等送餐困难情况,外卖与快递公司均有一定的申诉机制,一定程度上保证了配送员的权利。

对于内部的教育管理方面,记者随机采访几位配送员得知,虽然培训频率不同,但一般都会定期开会,强调交通安全。

不过,进步不代表完善。配送员的真实工作条件尚有很大改善空间。

尽管平台会从日均订单量、考勤、配送服务顾客评分、配送服务商家评分、订单及时率、配送距离、客诉单惩罚等多个因素对配送员进行考核,“但是差评和客户投诉是最重要的标准。被客户投诉一次罚200元,迟到的话一单白送。”已经做了3年外卖配送员的王忠说,“虽然有派单系统的计算,但是要按时送餐,需要出餐不压、路上不堵车、红灯少、小区能骑车进去、没有门禁等,这是算法没法算准确的。如果赶上高峰期单子多了,很容易超时。”

送了两年快递的张帅说:“我们当天分下来的快递必须送完,或者是跟客户约好了改日另送,不然就会罚钱。还有一个送结率,比如我早晨拿了100件快递,实际肯定不止100件,一点半之前至少要送到90%,这个后台系统会有显示。这条街就我一个人负责,一天要送3趟。”

平均工作时间从7点半开始,每天工作11个小时以上,这是记者随机采访的10多位专职配送员的共同现状。工作本身的时间压力、长期的疲劳状态、可能出现的罚款让他们忽略了交通安全。

2.难确定的责任主体,买不到的保险

上海市公安局交警总队数据显示,仅2017年上半年,上海市送餐外卖行业的伤亡中,道路交通事故共76起,平均每2.5天就有1名外卖小哥伤亡。外卖配送俨然成为伤亡率最高的职业之一。

除了配送员自身的安全以外,交通事故往往也给其他交通参与者带来安全隐患。而发生交通事故后分担机制的缺乏,使得配送员与遭受意外的受害者的权益均难以得到保障。

2017年11月,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近四年来审结的快递电动三轮车、外卖电动自行车侵权纠纷类案件进行了专题调研。调研指出,责任主体的确定成为主要争议点。由于快递行业业务层层分包现象较多,外卖行业也存在App平台与负责实际配送公司不一致的情况,且快递员劳务派遣情况较多;同时还存在快递员为多家公司或多个平台配送外卖的情形。一旦发生事故,责任主体较难确认,相关公司也多以存在劳务派遣或者承包、加盟合同等作为免责事由提出抗辩。

我国法律规定,用人单位的工作人员因执行工作任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侵权责任。虽然在大众的认知里,穿着红色、蓝色、黄色等工作服的配送员代表着一家家知名的快递公司、外卖平台,但是涉及理赔时,由于配送员并没有与这些企业签署劳动合同,“板子”很难打到它们身上。

在记者随机采访的配送员中,有两位表示没有和任何一方签过劳动合同,张帅则透露:“只有少数的几家快递公司是自营配送,配送员都是企业员工。大多数采取的加盟方式,每个加盟商都可以说是‘老板’,规矩不完全统一,快递员是跟加盟商签合同。”而占据了外卖市场大多数份额的美团和饿了么,则选择了外包配送业务,并同多家外包公司合作。

北京交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汝宜红认为,将配送业务外包给专业的配送公司,服务质量会更有保障,也有利于平台控制经营成本。但目前外包公司以中小型居多,良莠不齐。在记者调查中,不少公司并未给配送员缴纳“五险一金”,出现交通事故时,外包公司的做法也不一而足。有的配送员介绍:“出了交通事故我们公司会承担一半的费用,包括配送员的医疗费和要赔偿对方的金额。”有的表示公司会按照配送员在交通事故中承担的责任大小按比例报销一部分,也有的表示需要快递员自己负担全部,“有的人赔完后一个月就剩几十块钱”。

虽然外包了配送服务,平台方对配送员并非不进行管理。以美团外卖为例,他们会把骑手的配送轨迹、被投诉情况、违规情况等信息与外包公司共享。在其发布的《2018外卖骑手就业报告》中也提到会通过升级骑手配送装备,落实智能头盔、智能语音系统的普及率等十大关怀行动来提升配送员幸福感。

针对快递外卖车辆交通事故纠纷案件的特点,北京二中院给出了相关建议,其中一点便是健全快递车辆意外保障机制。强制快递企业为所属快递车辆购置交通事故责任保险,同时协调保险行业开发更多适应快递行业发展的保险产品,提高快递车辆和人员的保障,减少公众风险。

“他们这个行业挺危险的”“出事的概率太高”“各家保险公司都不想受理这类业务”……多家保险公司业务员面对“能否为快递外卖配送车辆投保”这一问题时,都有类似的反应。当记者打开各大保险公司网页,发现快递员能够投保的险种的确寥寥无几。
中国人寿一位从业多年的业务员介绍,有一些公司会为配送员购买雇主责任险、团体意外险,这类保险属于人身保险,只针对员工伤残、身故、医疗进行赔付,需要一天一买。平安保险推出了电瓶车畅行意外险,除了可以用于配送员意外医疗以外,也可以用于第三者意外。

但是在配送员看来,这类保险的理赔标准比较苛刻,且保额较低。目前很多电动车不符合国家标准,出现交通事故时,配送员也往往超过了最高限速。这些因素都可能导致无法得到理赔。根据北京二中院的调研显示,从事故责任认定来看,快递、外卖车辆负全部责任的占全部案件数量的82.3%。

此外,也有相当数量的公司未为配送员购置任何相关保险。

3.出台条例还需琢磨细节

监管规范的缺失、法律地位不明确也是配送车长期难以管理的重要原因。对此,2018年国家和地方出台了不少有针对性的条例、规范。

2018年3月26日,公安部交管局会同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召开全国公安交管部门视频会。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电商物流与快递分会有关负责人表示,对有多次严重交通违法、负有交通事故责任的配送员,通报全行业清退和禁入。

2018年5月1日起施行的《快递暂行条例》对快递专用电动三轮车的行驶时速、装载质量等作出规定,并对快递服务车辆加强统一编号和标识管理。明确快递从业人员因执行工作任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快递从业人员所属的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依照民事侵权责任相关法律的规定承担侵权责任。

2018年5月17日,新修订的《电动自行车安全技术规范》强制性国家标准,将最高车速由20km/h调整为25km/h,整车质量(含电池)由40kg调整为55kg,电机功率由240W调整为400W。2018年5月15日至2019年4月14日为过渡期。在过渡期内,鼓励生产企业按照《技术规范》组织生产,鼓励销售企业销售符合《技术规范》的产品,鼓励消费者购买符合《技术规范》的产品。

2018年9月28日,北京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修改《北京市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办法》的决定,明确动力驱动的三轮车、四轮车的机动车属性,授权市政府根据行业发展特点和发展需求研究制定快递、外卖等行业用车的管理办法。
此外,不少地方推出了管理办法,主要措施集中在:快递、外卖电动三轮车、电动自行车纳入特殊行业实施备案管理,统一载物货箱、托架和车身颜色,统一车辆编号管理,将快递、外卖企业配送人员、车辆信息纳入公安交管部门平台管理等。

《快递专用电动三轮车技术要求》已于2014年由国家邮政局审议通过,对于快递配送车的规范起到了很大的促进作用。留心观察不难发现,大多数快递三轮车都统一了大小、配置,在醒目位置编出了企业标识、车辆编号。如京东相关负责人表示,京东的配送车辆统一经过北京邮管局备案,一车一证。

不过,外卖配送所需的车辆大多由配送员自备,较快递配送车来说更难以规范,北京为这类车办理了电车临时牌照。“我们也知道这个车有危险,即使这个车本身符合国家标准,可一加上送餐箱,长度宽度就都超出去了。速度上我们一般开到40公里每小时,时间才会比较宽裕。”一位外卖配送员说。

对有多次严重交通违法、负有交通事故责任的配送员,京东相关负责人表示内部有红线规定,如屡次违规会将其拉黑禁止从业。

美团外卖相关负责人也表示内部有相应的记录系统,“2017年下旬,在多市落地一人一车一证一码制度,确保每个专送骑手配送工具车牌、工号、唯一识别码,联动警方对交通违法的配送员采取《交通文明记分卡》管理办法,警方在抓交通违章时,先通过记分卡进行记分,同一配送员1个季度内3次扣满12分,该配送员将被劝退,后续永不录用并上报警方。”

对于为快递外卖行业建立一个联网系统,共享屡次违规的配送员名单的建议,美团外卖相关负责人表示,难点在于无法准确识别骑手身份。外卖配送除了外包公司直营的站点之外,还有团队、众包两种形式。众包配送员尤其难以管理。他们是在业余时间自由选择配送的兼职配送员,降低了企业的运营成本,也起到了合理利用社会闲置劳动力的作用。但也因为不需要线下招聘,可以通过网络合同直接注册账号,众包配送员往往同时接多家平台订单,身份归属与识别都难以确定。

这些问题,都有待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