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欧班列考核标准进一步改革:从“数量”到“质量”_资讯中心_www.qg999.com_钱柜娱乐999官网_钱柜999官网|官方网站
首页 | www.qg999.com | 资讯 | 企业 | 信息化 | 学术 | 人才 | 供求 | 会员 | 微博
首页 >> 资讯中心 >> 陆运 >> 内容

中欧班列考核标准进一步改革:从“数量”到“质量”
字号:T|T 2019年02月02日07:26     浙江物流网
  • 从数量到质量,中欧班列的考核标准或进一步变革。

从数量到质量,中欧班列的考核标准或进一步变革。

1月18日,2019年“蓉欧+全球合作伙伴大会”在成都市青白江区举行。成都铁路港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周俊波表示,在中欧班列(成都)开行量连续3年稳居全国第一的背景下,2019年将更加注重班列的开行质量,即在构建互联互通的四向国际物流通道的同时,进一步提高中欧班列的时效性等具体运行指标。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多个信源获悉,2019年中欧班列的考核标准或将进一步细化,即不再强调班列的开行数量,而是将重点考察班列的重载率、运行时效、返程货运量等。

在此背景下,以成都为代表的地方中欧班列运营公司的主动求变,是应对考核新标准的重要举措。

中欧班列或更求质量

来自铁总的数据显示,2018年全国共开行中欧班列6300列,同比增长72%。

就开行量而言,2018年已经接近2011年至2017年的开行量总和。具体到城市数据方面,成都、重庆、西安、郑州和武汉五座城市居2018年中欧班列开行数量的前列,分别为1591列、1442列、1235列、752列和417列,共计5437列,占全国开行总量的80%以上。

但在中欧班列取得了开行数量上的高速增长的同时,不少地方的中欧班列仍存在依赖政府补贴、回程货源少、空载率高等问题。

对此,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多个信源获悉,2019年铁总对于中欧班列的考核标准或将进一步细化,从过去对开行数量的考核将对开行质量的考核转变,以实现“高质量的发展中欧班列”这一目标。

在考核的具体标准中,班列的重载率、运行时效、返程货运量,以及包括中欧班列与地方产业发展的融合度等,都将被纳入重点范围。

国家发改委综合运输研究所所长汪鸣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中欧班列开到现在的规模,需要从单纯的物流通道,向经济通道去转型和发展。”

在上述背景下,地方中欧班列公司开始积极调整2019年度的规划布局。以成都为例,周俊波称,2019年会继续构建互联互通的四向国际物流通道。

具体而言,北向以增加装卸点为主,“今年俄罗斯方向将新增10个装车点”;西向通道在2019年的目标是提升中欧班列(成都)在欧洲端所有节点的服务能力、集散能力、揽货能力。而南向通道以钦州港至东南亚的海铁联运班列为主线,并形成“一主两辅”的陆海大通道,“我们也会考虑将湛江港、昆明的空铁联运等纳入规划范围。”周俊波表示。

而中欧班列(成都)的东向通道会利用“蓉欧+”强化连接长三角、珠三角以及环渤海地区,辐射日韩的“铁海联运大通道”。

“我们会进一步提高班列的运行时效,并加强班列的盯控,如对装运、发运、沿途装卸等环节进行全程的实时盯控。”周俊波称,同时还会在马拉舍维奇建立境外的运营中心,负责欧洲端的运输、关务衔接工作,提高境外协调能力,加快异常处置,在境内段,2019年将会优化班列运行线路,针对中欧北线提高利用率,以减缓阿拉山口的输运压力。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不仅是成都,西安、重庆等地亦有相关调整。

其中,西安提出的是尽快补上口岸信息化和自动化水平偏低的短板,进一步拓展货源种类、提关效率。重庆则将新开通2-3条中欧班列的运营支线,优化铁路与水路、公路、航空和海运等线路的衔接,进一步提升班列的开行运输质量。

推动城市物流功能发展

在中欧班列的发展更加追求“质量”的同时,相关城市亦有望借助其实现多个物流功能的建设。

如近期国家发改委、交通部联合印发《国家物流枢纽布局和建设规划》中,承担功能较多的城市,亦是中欧班列开行较多的城市。这被分析人士认为,中欧班列未来的健康稳定发展,将推动城市功能的转型升级。

举例而言,郑州被列为陆港型、生产服务型、商贸服务型的3类型国家物流枢纽布局承载城市。成都、西安在上述3类基础上增加了“空港型”,而重庆、武汉则在郑州的基础上增加了“空港型”和“港口型”。

汪鸣称,提出国家物流枢纽的概念,实际上就等于把全国的物流网络分出了层次,最高层次的网络就是国家物流枢纽构成的网络,能够承载和服务于制造业、服务于商贸等产业,来实现空间上的聚集。

但需要注意的是,此次国家并非针对整个城市作出上述规划,而是以具体项目为载体,“城市本身就是一个物流枢纽,而国家发布的物流枢纽规划,是希望城市中以一个或多个具体的项目为载体,发展相应的枢纽功能。”汪鸣称。

具体的载体是什么?汪鸣认为,相关城市的铁路物流港将是重要的代表。

他表示,尤其是在国家提出“要扩大国内市场”这个战略任务后,承载的西部现代化发展产业的组织功能的铁路港更应该先发一步,如以中欧班列为载体的成都铁路港,完全可以成为涵盖生产服务、商贸服务等多功能组合式的枢纽,以推动整个城市的物流枢纽功能升级发展。

值得注意的是,进入2019年,发展“供应链枢纽”被多个开通中欧班列的城市提及,包括成都、武汉等城市均希望借助物流与地方产业的配合,发展相关产业。

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物流与供应链管理所所长王国文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尽管很多内陆城市都希望构建供应链枢纽,但与深圳等沿海城市相比较,仍处于建设供应链枢纽的基础阶段,“如在供应链金融方面,很多内地的金融机构是不认可的。”王国文称,“因此内陆城市应该以发展中欧班列为背景,进一步改善营商环境”。

对此方面,周俊波称,2019年成都探索的一个方面,即与社会资本一起建设物流、贸易、金融、产业等运贸一体化服务平台,并提供供应链金融服务,以增加物流通道的经济效应和吸附度。